• QQ咨询

手机二维码
  • 电话咨询

  • 0791-86262452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>网站资讯>> 江西红色记忆 >> 详细页面

江西红色记忆

井冈山第二次反会剿

江西红色记忆 更新时间2021/3/22 14:47:42598人已关注

黄洋界保卫战

1928年8月下旬,湘赣敌军趁我红军大队在湘南欲归未归之际,通电合谋,调兵遣将,向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发动了第二次“会剿”。

    其时,湘敌吴尚第八军第一师全部及二师一部,计4个团的兵力,从8月26日起,由熊震师开始向宁冈大陇、茅坪进击;唐钺团至睦村一线向茅坪推进。8月30日,敌二师叶虎臣第五团到达酃县大小院附近,敌一师到达龙王铺、乔岭附近。赣敌第三军九师王均部和二十七师两个师的警卫团、二十六团的一部以及刘士毅张团共3个多团的兵力,以一部经江直达宁冈古城,一部直向宁冈进攻砻市、茅坪;同时以一部从永新的石门经罗浮向井冈山进发;刘士毅张团自遂川驻黄坳,从南面进击井冈山。湘赣两省敌人共出动兵力计7个多团。他们企图分进合击,先占领宁冈茅坪再进攻大<strike>九_九_藏_书_网</strike>小五井军事根据地,最后全部摧毁井冈山革命根据地。但是,慑于我红军声威,实际直接向我军事根据地发动进攻的仅湘敌吴尚部3个团,赣敌王均部1个团,其余均远窥战火,不敢贸然出击。

    在8月下旬,留守根据地的红三十一团团长朱云卿、党代表何挺颖,获悉敌人发动第二次“会剿”消息后,即率三十一团一营2个连退守井冈山,会同袁文才王佐的红三十二团保卫井冈山军事根据地。

    8月29日,朱云卿、何挺颖和一营营长陈毅安即在大井会同特委召开了连以上干部会议,讨论作战方案。会议围绕着守还是撤的问题,展开了讨论。与会同志一致认为应坚守井冈山,利用有利山势,抗击来犯之敌。并决定:将主力放在黄洋界哨口,对付已逼近的湘赣敌军。八面山、双马石、桐木岭、硃砂冲4个哨口由三十二团二营把守,三十二团一营由袁文才率领在山下骚扰敌军后方,同时发动群众协同作战。

    会后,进行了紧张的迎敌准备。三十二团一营和宁冈赤卫大队在黄洋界下骚扰敌人;三十二团二营和特务连、酃县赤卫队按指定分工进入4个哨口;宁冈县委领导群众进行坚壁清野,发动大陇乔林一带的群众,连夜赶削及布置“竹钉阵”;同时,组织群众组成担架队、救护队。

    团长朱云卿具体地部署了黄洋界的作战安排。即:三十一团的一营一、二连和大小五井地方武装守卫黄洋界。以一个连守卫哨口两侧主要工事,阻击大陇方向的敌人;一个排守卫哨口北侧的工事,防御茅坪方向的来犯之敌;山顶望哨布置2个排,作为一连的预备队,掩护前面两个工事;大小五井赤卫队等隐蔽在附近山头,协助红军作战。

    按照部署,各连排进入阵地后,利用一个晚上,将原有的哨口工事全部加固修筑,从大陇、茅坪两方向通往山上的两条小路起,筑起了五道防线:第一道是“竹钉阵”,两处的小路两旁布满了几里长的竹钉;第二道是竹篱笆障碍;第三道是滚木石;第四道是四五尺深的壕沟,沟内也布满了带毒性的竹钉;第五道是石头筑就的射击掩体。全体军民同仇敌忾,筑起了保卫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铜墙铁壁。

    一场红军反“会剿”的奇观在黄洋界出现了!

    黄洋界,海拔1300余米,山高壁峭,雄峰耸立,万丈深谷,陡不可攀。山上时有浮云浓雾,迷漫山腰,白濛濛宛若一片汪洋大海,故亦有“汪洋界”之称。及至云消雾散,群山如黛,莽莽苍苍,煞是壮观。黄洋界坐落在宁冈县南面,遂川茨坪的北面,上山仅有通大陇、茅坪两条小路,均筑有工事,大有“一人当关,万夫莫开”之势。

    8月29日,前来“会剿”的湘赣敌军已分别推进到宁冈的大陇和茅坪,准备次日从两面发动进攻。临战的气氛十分浓烈,但参战的三十一团一、三连指战员及大小五井赤卫队员却没有一点惧怕感。是夜,山风呼啸、凉意袭人。黄洋界上,篝火通红。朱云卿、何挺颖、陈毅安三位前线指挥官,和战士们一起,忙着对壕堑工事一一进行整理加固。这时,不知是谁说起了当年诸葛亮唱“空城计”之事,于是,你一言,我一句,居然凑出了一曲豪迈、幽默、富有艺术水平“空山计”唱词。内容是:

    我站在黄洋界上观山景,

    忽听得山下人马乱纷纷。

    举目抬头来观看,

    原来是湘赣发来的兵。

    一来是,农民斗争经验少,

    二来是,二十八团离开了永新。

    你既得宁冈茅坪多侥幸,为何又来侵占我的五井?

    你既来就该把山进,

    为何山下扎大营?

    你莫左思右想心不定,我这里内无埋伏外无救兵。

    你来!来!来!

    你上得山来我别无敬,

    我准备着红米南瓜、南瓜红米,

    犒赏你的众三军。

    你来!来!来!

   请你到井冈山上谈谈革命。

    杨至诚:《艰苦的岁月》。

    当年的三十一团一营副营长陈士榘回忆说:“这首唱词是红四军三十一团一营指战员的集体创作,我当时是一营副营长,至今回忆起来,仍感到格外亲切。”陈士榘:《从井冈山走进中南海》。

    当时守山部队只有不足一个营的兵力,却即将面临着抗击四个团的敌军,唱的几乎是真正的“空山计”。在临战前夕,指战员们居然这么无畏而乐观,足见共产党领导下的红军将士那种压倒一切的英雄气概。

    8月31日一大早,湘敌吴尚部3个团即从宁冈沅头向黄洋界发动了进攻。扼守黄洋界哨口的红军和赤卫队、暴动队,隐蔽在各个山头,密切地注视着来犯之敌。黄洋界保卫战开始了。

    由于地形限制,敌军只能沿着山间小路,一个挨一个地向上爬,战斗队形呈鱼贯式散兵线匍匐前进。敌人向上仰攻,兵力施展不开,每个兵之间要保持一定的距离,否则无法射击。山上看山下,指点可数,一目了然。

    当年参与指挥保卫黄洋界的第一连副党代表刘型,回忆这次战斗说:“8月30日,云雾消散,敌人开始向我发动进攻。敌虽以一师之众企图偷袭井冈山,但使用在火线上的却只能是少数。我以两个连的兵力,进入阵地后,又加固了工事,做了许多单兵掩体,还捡了些石块作投掷用,我前沿堑壕里是1个排,另两个排分在其侧后的堑壕里,这是第一连。第三连则在山后休息。敌人进攻无效,便用机枪射击掩护前进,然而低射则妨碍自己的士兵前进,高射则子弹在空中呼啸,无明确的射击目标与着弹点。待敌人接近我有效射程距离,我军便一声令下‘打’,弹无虚发,叫个个敌人去见阎王。为了节省子弹,石块也成了我们的射击武器。敌人一次、二次、三次、四次冲锋,都无非是送来武器弹药,留下尸体。下午4时许,我们把二十八团留在茨坪修械厂修理的一门较好的迫击炮也抬来了,安放在我指挥阵地附近。我们向敌人发了3发炮弹,第三发正落在敌人的指挥所驻地——腰子坑爆炸了。敌人原以为主力红军不在山上,听见炮响,又以为我主力红军已经回到井冈山,吓得魂飞魄散。夜间,敌人利用云雾弥漫,我无法下山追击的时刻,逃之夭夭,溜到酃县境内去了。我们阻止了敌人的进攻,保卫了井冈山,取得了伟大的胜利”刘型:《黄洋界保卫战前后》。

    赣敌王均部的一团敌军正准备经茅坪进攻黄洋界,听到炮声响,又听说湘敌移师酃县,也匆匆后撤,退回永新去了。

    黄洋界保卫战,在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配合下,凭借着山险,不仅“保存了我们最后根据地,且使敌胆为寒,不敢轻视共军,为边界名战之一”,创造了以少胜多的奇迹,以不足一营的兵力,打败了湘赣两省四个团敌军的第二次“会剿”。

    9月上旬,毛泽东、朱德率领红军主力军返回井冈山根据地的途中,闻知黄洋界保卫战的胜利,十分高兴。毛泽东还吟就了一首著名的《西江月·井冈山》词:

    山下旌旗在望,

    山头鼓角相闻。

    敌军围困万千重,

    我自岿然不动。

    早已森严壁垒,

    更加众志成城。

    黄洋界上炮声隆,

    报道敌军宵遁。